xxooxx

请君勿死

【雷安】 得意忘形

梨太我一生爱他
他多好的人啊呜呜呜呜呜呜

方糖_十四梨:

#现代pa#
#雷安#


@苏明  专给明爹的垃圾粮,绑定赠礼。
必须要记住我爱你!!shawanyi
的得地不分。)祝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


雷狮倚在阳台上吹风。


“要着凉了。”
披在身上的外套散发着熟悉而令人安心的气息,雷狮吐出一串烟圈,反手将烟头碾在安迷修肩上,“用得着你担心?”
原本晃动着若隐若现那点此时熄灭的干脆,没溅出火星来。


“半个月工资。”
安迷修答非所问,瞥了一眼西装上新烫出的孔洞,握住雷狮的手腕吻了吻,“雷大总裁想如何赔偿。”


雷狮吐了口唾沫,踱着步子转身,把人来回打量个遍后干净利落的给了他左脸一拳。“够了吗?”


“勉勉强强。”
安迷修任由人揪着领带往回拽。两个人跌跌撞撞绊进屋里,在沙发上滚作一团。
灯亮了。


雷狮舔.舐着安迷修嘴角的血口,粗.暴的动作增大了创面,鲜.血混合着津.液在两人口腔中随唇.舌交.缠推来倒去,溢出的远比吞下的要多,直到紧.贴在一起的胸膛剧烈起伏,双方均是气息不稳。
“安迷修,做。”
雷狮居高临下俯视着他,扯开人脖间碍事无比的领带甩上液晶电视,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宣告一场情.事的开始。


安迷修松了两颗扣子,“不过是弄垮了你几家小公司,就气急败坏成这样?”


“我还没追究你一个对家头头搁我这儿来冒充小职员的事。”
雷狮嗤之以鼻,“这可没有半丝风度,也不应该是你所谓骑士精神的体现。”


“你不就希望看到我这一面吗,别装模作样了,”安迷修双臂搂上雷狮的脖子,在他锁骨处狠咬了两口,“我现在手上只剩下冷热流……难道不是你干得好事?别因为一次小胜就得意忘形啊?”


不予置评。雷狮膝盖抵在安迷修两.腿之间,右手悄然探进衬衫,微凉的手指灵.活的抚.摸着人滚烫的肌.肤。
满意的感觉到安迷修身体瞬间紧绷,雷狮挑了挑眉毛。


“得意忘形的是谁呢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短小,假车。


顺便再啰嗦几句,垃圾十四梨是无差,无差,无差。算退圈,被逼着继续产粮填坑,主页雷安安雷双产不标tag只给个人。单向重度洁癖连无差都忍不了的祖宗还是滚吧,需要的是小天使不是ky。
现在主混弹丸论破,考虑连载日狛日长篇,有兴趣的可以戳,没看过的不嫌弃就接我安利。
会考虑和征爷 @誓死操哭老林的点心  组个神经病院,多担待。


剩下的说都嫌烦。

预告双a《柏拉图式爱情》

呜呜呜呜呜呜太太请务必要写

甜饼店长_薙醉:

虽然欠了一屁股债……我还想开别的坑:D


名字都想好了,双a《柏拉图式爱情》
但是这个不是表面的意思,会开车【不开车的abo是耍流氓?不】
私设一堆……而且注意是是雷安和安雷!!不是雷安雷x
看明白我重点的就知道会有故事


分别是肉体交易与精神支配,不同场合下两人攻受交替。
因为形式上算做爱但是其实只仅限于解决“不存在的”欲望。
无论哪一方,在肉体与精神两个方面都没有服从。


虽然是开车,但本质上还是没有决出拥有主导权的胜者。明明做着爱但却有高度重合的【对立】的精神,这是超出躯壳限制,是冷静的注视着激烈性事的“崇高”灵魂,它无法被肉欲所支配。


在对对方的认可与反对,深爱或者厌恶的想要彻底拥有他,狠狠侵占他甚至不顾一切摧毁他的情绪交织着的做爱中,这样的灵魂优于一切……
————所以叫柏拉图式爱情。



刺激吗,期待吗


虽然我很想写但水平不够,所以如果有大佬不嫌弃可以用我的这个梗,长短不嫌【你在说什么】
会打双tag,不接受撕逼

嗷嗷嗷!!!!!

杂:

看了 @和气生财 老师的《如果》,非常可爱的一篇原作向修伞><,征得老师同意画了一下我个人觉得非常浪漫的两个场景:


p1  →  ❈原文地址:修伞 / 如果 03


逆着日光,战斗法师在扬沙中对着枪炮师弹出了一个文字泡。


“可算找到你了。”


p2  →  ❈原文地址:修伞 / 如果 04


顿了顿苏沐秋问:“你觉得散人有趣吗?”

叶修没有回答,而是操纵着君莫笑站了起来。散人面对着神枪手抖开了千机伞,伞面飞展,伞骨抽折,矛、枪、太刀、镰、法杖……千机伞所拥有的九种形态像变魔术般在他手上走了一圈,最终再次回归了伞形态。

无论是超越职介的打法,还是超越职介的武器,这个人将一种浪漫的想法从想象世界中剥离了出来,让幻想照进了现实。打破职业限制的散人和他的武器,简直像是一种正面挑战游戏设置的Bug般的存在。

君莫笑手腕一转,将千机伞撑在了秋木苏的头顶上。

“特别特别有趣,我确定。”


画的不及原文万分之一可爱,聊表一下小读者的心意【给老师比心❤


【雷安雷】军pa • 归零 【下】

表白太太!!

甜饼店长_薙醉:

【雷安雷】军pa • 归零   【下】


#雷安雷#


#军pa#


#剧情跳跃系列#


注,错爹生日快乐!!!!啊啊啊啊!! @黑蛇错
终于完结了,还卡着安哥的生日。:D
因为今天事多所以更新晚x


生贺想开车,如果来不及就把这个当生贺【操!你真的还有脸吗?诚意呢!】


既然赶上了就带入这个剧情吧


生日发刀……道德的沦丧啊
我对不起我的i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5
“你说什么……?”


男人轻飘飘的话像是一枚重型炸弹在雷狮的脑袋里爆炸,直到现在也消除不了那种震感和扰人的轰鸣声。
“安迷修他去任务地点了?”


“准确的说,是已经到了。”
丹尼尔———雷狮的直属上司,这个可怕的长官正温和的笑着,丝毫没受到年轻军长周身黑色气息的影响。低头看了眼腕表,他如实说出战况推算,“现在应该开打了。”


“……带了多少人。”


“很遗憾,一个没有。就他自己。”


“我……”
胸口憋着的气抑制不住正欲发作,关键时刻还是紧急刹车咽了回去。雷狮差点没给噎死,肩膀小幅度颤抖着,双手撑在桌面上,用力过大以至于指尖被都按压得发白。
“他,什么时候提交的申请?”


“见你之前。”


……


“咚!”


男人的头偏向了一边。白皙光洁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清晰的红痕,仔细看甚至还能发现隐约的青紫。


雷狮面无表情地收回手。


“是,你官大。”


“什么事情你都知道。”


“什么申请你全批准。”


“既然你这么厉害,那猜猜我半年前在资料上又一次看见安迷修的名字时是什么感觉啊?”


“司令大人长官大人,我算是求你了!!!”
雷狮的语速飙了起来,分贝明显提高,几乎是吼着说完最后一个字。


“三年前那场战役中他损伤的是肩神经和腿神经……表面上虽然完全康复了,实际操作起来还是会持枪不稳行动受阻!这些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?”


“他关了那劳什子花店回来了我都不说什么,可这么危险的任务你居然让他去?还是一个人?!”
雷狮几乎要被气笑了。


“是他要求的,我批准了而已。”
男人抚摸着脸部被他狠狠给过一拳的地方,眉毛都没有跳一下,嘴角依旧上扬。
“准许得力部下认真考虑过后的请战要求,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”


“抛开身体隐患不谈,以战区划分来说也不应该关他什么事吧?他现在是第五战区的军长,四战区出的事你放着我不要却要他?你想想我们第四战区的颜面何存啊?!”


“别这么说,雷狮。”
丹尼尔指节轻敲桌上那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签字笔,“关于人员派遣问题,安迷修不是跟你谈过了吗?是你自己拒绝那个方案的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雷狮剩下的话被堵在喉咙里无法反驳,毕竟他说的的确是事实。
可是,可是……


“可是他会死在那!!”


“你原来不是最希望他死的吗?”
司令长窝进柔软舒适的靠椅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眼中满是戏谑,像是真的疑惑又饶有兴致的问着,“我一直想问这个问题。”


“你担心卡米尔我可以理解,但安迷修的安危……你有什么理由如此挂念?”


“雷、长、官?”


“我喜欢他。”


雷狮松开了扒着桌角的手。


“我喜欢安迷修。”


很糟糕吧?
但有什么办法呢,我就是喜欢他。


“给。”


“?”
雷狮不明所以,接过了男人递过来的通讯器。


“接通后勤部,给你准备了直升机。”
丹尼尔挥挥手。
“按你所想的去做。”


雷狮背着降落伞跳下去的时候,耳边只剩下风声,身处漩涡的中心,急速流动的空气化成利刃刮过他的脸。地面那些渺小的如同蝼蚁般的建筑和人一点点被放大,通讯器的滴滴声逐渐与心跳同步,达成了微妙而不可思议的协调。


安迷修,老子喜欢你是看得起你。
所以……
死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的话,就从我心里滚出去吧。


6
周日上午阳光正好。


雷狮翘着二郎腿坐在前台百无聊赖,左手刷着微博右手不停的揪一盆福禄竹的叶子。


“大哥。”
推门进来的人戴着帽子,脖子上还严严实实裹了红围巾,“最近生意怎么样?”


“喔!是卡米尔啊,”雷狮将手机随手一甩,清理了一下柜台招呼他坐,“来来来,吃蛋糕。”


卡米尔没动,只是看着雷狮。
“今天就是他的生日了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雷狮摆手,打了个哈欠,“等我收拾收拾就去看他。”


距安迷修牺牲已经过了两年。


尽管大哥说他过的很好,但一向信任大哥的他却不能完全相信。


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个场景————


他那犹如天神般坚不可摧的大哥跪在血泊之中,一遍又一遍唤着怀中人的名字。
“安迷修,你醒醒。”


“安迷修……”


“傻逼!!给老子睁眼!”


“我……”


“操你妈。”


“喂,”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难得脆弱的表情随着人群的涌入而瞬间收敛。雷狮摘下染血的手套,示意身边的人给他通讯器。


“那个……雷长官……要,要送去军区医院吗?”
新任的副官颤颤巍巍的坚持说完了这句话,递通讯器的时候整个人都在瑟缩。


“……不用。”
雷狮说话时的语气音调都与一般无二,尾音抖都不带抖。
“喂,这里是第四战区军长,雷狮。向总部汇报战区战况。”


“任务编号AX-c1987,行动圆满成功。收缴物品尽数归仓,敌军全灭。”


“第五战区军长安迷修……”


“阵亡。”


“那个……大哥哥!”
软糯糯的叫声打断了卡米尔的回忆,他微低头看去,直到撞上了一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睛。


“你……你知道店长叫什么吗?”
那孩子犹豫了一会,终于鼓起了勇气,“我姐姐说……他人特别好,像花一样能给人带来幸福……我想知道他的名字。”


“我?”
他们口中的店长正把一盆花放回木架子,拍了拍手从梯子上跳下来。
走到那孩子跟前,雷狮蹲下去揉着他的发顶,拉着一只嫩嫩的小手触摸着头上印有星星的头巾。


“我啊……”


“我叫安迷修。”


【END】


这个剧情我麒麟臂好久了哈哈哈哈哈哈
我吃的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写的又哭又笑【笑自己傻逼哭自己辣鸡??】


错爹生日快乐恭喜成年!!!!!


再,安哥生日快乐xxx!
感谢让我遇到你,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骑士!!!
我会送你马的【不】
刀子的你有脸说?


用这个号写文以来谢谢各位大佬和小天使的赞美和鼓励,我知道我还欠缺很多【初中文凭瑟瑟发抖】
但我会努力的!!
当然也要认真学习喔,我们要一起加油ヽ(爱´∀‘爱)ノ